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健康资讯 > 神农医讯 > 正文

这位享誉国际的女神专家为您解读传说中“不死的癌症”

入冬后,张爹爹的手指关节疼痛难忍,而且有些肿了,去医院一检查,他被确诊为类风湿关节炎。市中心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李敬扬解释,风湿病是一类常见的慢性疾病,发病率极高,包括骨关节炎、痛风、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该病涉及老、中、青年,影响广泛。它会慢慢影响患者身心健康,严重的有可能造成身体残疾,影响生活质量,有“不死的癌症”之说。

类风湿关节炎重男轻女?

小编

株洲的类风湿关节炎患者较多,这种病会引发什么后果?

李敬扬

这是一种可以导致畸形的严重慢性疾病,患病率为0.2—0.4%,患者通常伴有关节疼痛,如果得不到有效治疗,将会行动受限,最终导致残疾。据统计,若不经正规治疗,此类患者2年的致残率将达50%,3年的致残率达70%。

目前,我国类风湿关节炎发病率在逐年升高,严重影响到人们的生活质量,是国内青壮年女性致残的原因之一。株洲地区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它已经成为株洲居民排名前十的慢性病。

小编

据说类风湿关节炎是一种“重女轻男”的疾病?为什么?

李敬扬

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以四五十岁的女性多见。作为一个系统性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从根本上讲,风湿病的发病机制是不清楚的。女性发病率比男性高的根本原因尚不明确,但很可能跟女性的激素水平有关。

风湿类疾病“不能忍”

小编

有的风湿类疾病,疼痛是偶发的,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忍一阵子就好了。

李敬扬

对于患者而言,存在认知度低和就诊率低的问题。例如民间有一种说法,孕妇如果在坐月子时吹风着凉,就会得风湿病。这其实是一大误区。另外,关节痛不一定是类风湿关节炎,一定要有关节的红肿才算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并不可怕,和癌症是两回事,只要经早期正规治疗,大部分患者是可以恢复正常工作的。

可惜由于认知不足,很多患者并不知道得了这个病应该去看哪个科,不能早期到医院的风湿免疫科进行诊断和治疗,反而迷信草药和江湖游医,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机。据统计,我国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中首次就诊风湿科者仅占23.2%。

求医问诊“走对门”

小编

对患者来说,出现什么症状,有可能是得了风湿相关的疾病呢?

李敬扬

大部分患有风湿性疾病的病人都有关节软组织疼痛、发热,反复发作的皮疹、双手遇冷后发白发紫等。出现这些症状,建议到风湿免疫性疾病专科门诊作相关的检查,以便判断是否患有风湿病。

但同时,也要注意,关节疼痛不一定都是类风湿。因为,风湿性疾病是一个总称,它底下有几百种疾病类别。因此,医生的诊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类风湿关节炎病人无法做到早诊断早治疗,就很可能导致关节损坏,甚至残废。“走对科室、找对医生”非常关键。

小编

这病能治愈吗?

李敬扬

类风湿关节炎不能治愈,但能控制。

没有控制不住的类风湿关节炎,只要规范用药,只要有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每个病都可以控制住。凡是控制不住的,一定是用药不规范。目前研究发现,如果尽早治疗,可以使病程远远缩短,甚至可以做到骨质破坏延缓。以前我们用免疫抑制剂治疗,近些年我们还使用生物制剂,能很大程度上缓解骨质的破坏,这对病人的早期治疗更有益处。在西方发达国家几乎看不到严重残疾的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就是因为早期正规的西医治疗。

专家名片

李敬扬

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附属株洲医院——株洲市中心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湖南省风湿免疫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风湿免疫学会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风湿免疫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风湿免疫专业医师分会委员,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医学院访问学者,株洲市风湿免疫学会主任委员,湖南省新世纪“121”人才工程人选,株洲市核心专家及卫生系统“135”工程领军人才,获省市科技进步奖4项,发表SCI、国家级期刊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两部。

脚步急,行动利落,讲话掷地有声,在市中心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李敬扬身上,记者看到了一位医疗行业“女战士”对医疗事业的忠诚和满腔激情。

李敬扬是株洲地区风湿病学领域的开拓者。

2000年,李敬扬从北京协和医院学成归来,白手起家创建了风湿免疫科及实验室。在此之前,省内地市级医院都没有独立的风湿免疫科。不仅如此,她还牵头成立了首个地市级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对一系列的变化,感受最深刻的是患者:“现在设备齐全,我们的病因很快就能判定,治疗有的放矢,不用花冤枉钱了!”

在同行们眼里,风湿病是“穷人的病”和“疑难杂症”,因为很多患者都来自农村,家庭也十分贫困。李敬扬深知患者的不易,只要有空,她就会组织科室同事下乡义诊。

风湿免疫专科曾开展了抗核周因子(APF)检测,却遇到软件问题,检测需要人提供适合的口腔颊黏膜细胞,对提供者的口腔粘膜有一定的创伤。李敬扬第一个站出来,免费为上万名患者提供了自己的颊黏膜细胞。在十余年的时间里,光这项无私贡献就为病人节约医疗费用几十万元,她自己却从未收取任何回报。

“医疗是特殊行业,医生空有满腔热血是远远不够的,医生最重要的是专业,每一个知识点的缺陷都可能会耽误病人。”李敬扬说。从医29年间,她确诊了数十例长期误诊的疑难病例,组织抢救危重病人千余人次,诊治专科病人数万余人次。临床治疗中,她开全省先河,大胆使用血浆置换技术抢救重症难治性自身免疫病患者,挽救了十余例被教科书“判了死刑”的危重病人。

“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打造一个优秀的科室才能服务于更广大的患者,我希望我的团队能治好更多的人。”李敬扬坦言,相比“大科室”,风湿科起步尤艰,成长不易……从共用实验室到建立独立的国内先进的风湿病检测中心;从手写病例到现在加入国家风湿病临床数据中心;从缺兵少将到完成合理的人才梯队建设;从闭塞落后到频频参加EULAR、APLAR、ACR等国际顶级风湿病论坛……

现在,李敬扬带领的专科已被中国医生协会风湿病分会立为地市级医院风湿病学科建设的标杆。自2013年起,她结合国家医改政策和地市级医院现状,在国内风湿病治疗界率先探索用药物经济学方法指导慢性病管理,提高有限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率,以改善疗效、减少残疾并降低患者医疗负担,其成果已在全国医师协会年会、风湿病高峰论坛等多个全国性的会议上做经验介绍,并发表了多篇相关的SCI文章,得到国内专家的高度评价。

今年6月,她还受邀在美国召开的国际性卫生经济学年会做壁报展示,介绍株洲地区的卫生经济学成果。今年9月27日第十八届APLAR国际大会召开(APLAR是代表亚太地区风湿病学界最高水准的专业学术团体),李敬扬受邀做了专题发言,介绍市中心医院风湿科在卫生经济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探讨。卫生经济学指导下的慢性病管理,已然成为株洲市中心医院风湿科的一张靓丽的名片。基于对慢性病管理的突出贡献,她获得亚太风湿病联盟和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的资助,先后出访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医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威尔士亲王医院,进行慢性病管理的交流学习。

回首这几十年,李敬扬感叹,“创业艰难,守业更难,风湿病是蓬勃发展的新兴学科,新进展、新药物层出不穷,只有戒骄戒躁,勤勉务实,才能将风湿科不断发展壮大,更好地服务于大众”。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陈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