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健康资讯 > 神农医讯 > 正文

冠心病都需要在心脏上放支架吗?看看心内科医学博士怎么说

株洲网讯 (通讯员 王家明)家住外地的老叶,今年65岁,于10余年前开始常于活动后出现胸闷、气短等不适症状,经休息后可以自行缓解,因症状反反复复发生就到了当地一家医院就诊,诊断老叶得了冠心病,医生为他开了一些治疗冠心病的口服药物后,他感觉症状稍微有些减轻,但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2014年,老叶带着这个问题又到了另一家医院,医院建议做冠脉造影检查,冠脉造影发现他的冠脉血管只有轻度的狭窄,于是建议继续药物治疗。经过数个月的药物治疗后,老叶胸痛的毛病始终还是困扰着他。在到多家医院就诊后,医生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在万般无奈之下,有医生建议他做冠脉支架介入治疗看看,但也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这让老叶很是为难,撇开治疗费用不说,支架毕竟是个异物,放进去取不出来,况且医生也说了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

近一个月来,老叶胸痛的症状又加重了,这次他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株洲市中心医院。心内科欧阳繁博士在看过他之前冠脉造影的影像后,决定对他进行一次冠脉血流量储备分数(FFR)和微循环阻力指数(IMR)测定。

在给老叶进行冠脉血流量储备分数(FFR)和微循环阻力指数(IMR)测定后,结果出来了,FFR数值0.95,是正常的,而IMR提示微循环障碍。根据这个结论,老叶的心肌确实存在供血障碍,但原因不在冠脉大血管,而在微循环。支架治疗解决不了问题,而是需要给予改善微循环障碍的药物,在医生调整药物悉心治疗下,老叶的胸痛终于得到了有效治疗,症状明显改善。

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医学博士欧阳繁提到,相较于目前已被广泛接受的被称为冠脉狭窄功能学“金标准”的冠脉血流储备分数(FFR)而言,微循环阻力指数(IMR)的概念及临床应用还尚未被人们广泛熟知,但根据其具有的“可仅反映微循环阻力,不受心外膜血管影响”等特点,IMR在临床应用和研究上有其特有的作用。

冠心病严重威胁人类生命健康,开通狭窄或闭塞的心外膜血管目前已成为冠心病治疗的一个重要手段,多年的研究表明,通过PCI治疗(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能明显改善患者生存率及生活质量,但已有的研究表明,即使通过冠脉介入或冠脉搭桥术治疗,仍有25%患者在心外膜血管成功重建后,并未能实现组织水平心肌再灌注,其主要原因在于冠脉微循环功能障碍。

同时,目前人们已认识到冠脉微循环功能受损是决定急性心肌梗塞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对患者冠脉微循环功能状态的评估越来越受到重视。目前,较多的研究也提示改善心肌微循环灌注可能是未来冠心病治疗的一个重要方向。

专家名片

欧阳繁:男,副主任医师,心血管专业博士研究生,对各种类型心脏病,高血压病以及各种心脏急危重症的急救处理有多年临床经验,尤其擅长经皮冠脉成形术及支架植入治疗。

科研成果丰富,参与多项省级及国家级课题研究,发表SCI论文十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论文近十篇。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陈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