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健康资讯 > 今日看点 > 正文

18天男婴在医院病亡 警惕婴儿14种啼哭是疾病表现(2)

惊恐下,吕学勇选择了报警。警察很快赶到现场维持秩序。有人提出走法律程序尸检,但家属对此非常忌讳。吕学勇说:“既然如此,我们商议一下,把事情处理得让双方都过得去。”

死者的老伯提议,把男婴的尸体留在吕学勇家的沙发上,等天亮再商议赔偿问题。

13日上午8:30,20多人再次来到吕学勇家时,被告知吕已经被警察带走做笔录。家属分一路去公安局,但没有见到吕学勇。另一路被大澳村委会的干部拦下,村干部出面调停,劝说“不要闹到司法机关”。但饶平县卫计局吴副局长认为,这是一起命案,理当由公安机关处置。

当天下午,一口棺材被抬进了吕学勇的家里,男婴的尸体躺在里面,身上盖满了纸钱。几个女性家属在地板上烧起了纸钱,哭声此起彼伏。

张倦对这样的行为“看不下去了”,下午四点半打电话给死者的老伯,建议死者家属、村委会、吕学勇三方协议赔偿事宜。张倦说,吕学勇家的积蓄有限,负担不起赔偿,他自愿为吕学勇垫付。

“当地人对吕学勇的医德是有目共睹的。”张倦说,虽然他未曾受过吕学勇的恩惠,但是他的两个侄子都在吕学勇那里看过病,也一直感激他。

在饶平县城某茶座,家属要求赔100万元,张倦没有思考多久,提出给90万元。家属同意了,钱很快划到了指定账户。

13日晚上六点半,棺材被运走,男婴的尸体被掩埋。

网络发酵:村委及理事会双双介入

死者家属在吕学勇家的所作所为被拍成图片和视频,上了微信公众号“饶平人饶平事”13日的头条。这篇题为“痛心又惋惜的一件事”的文章,阅读量高达8.5万次。文末的投票中,81%的人选择支持吕医生,1%的人选择支持家属,其余的保持中立。

随后,当地的各大微信公众号和社区论坛大量转发这篇文章,引发广泛讨论。一位网友评价:“索赔90万,钱拿了能心安吗?”也有人评价:“如果没有过错,医生至于赔这么多钱吗?”也有网友评价:“政府为什么没有介入?走司法程序不是更好?”

“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意识到应该介入了。”大澳村郑氏秩祜堂理事长郑乌净说,15日上午,大澳村郑氏追远堂、秩祜堂理事会就此事进行商议。会后,双方联合发表声明,称“此事极不合理,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给大澳村脸上抹黑,我们表示坚决反对。”声明认为“家属索赔90万元有医闹之嫌……建议退还过多的补偿”。

在潮汕地区,村民小组基本由一个家族的成员构成,而几个家族共侍一个祖宗,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本氏族的祠堂理事会。每个家族的族长就是理事会的成员,他们主理村子的大小事务,具有一定的权威。大澳村郑氏有15000人,分侍追远堂和秩祜堂,周氏有2000人。

这份声明通过网络迅速传播,一位网友说:“这是反对医闹的一股正能量。”而有人则质疑祠堂姿态太高,伤害死者家属。

“我们不是排斥周姓。”郑乌净强调,如果事情发生在郑氏族人身上,也不能姑息。

16日早上,一场大会在大澳村委会召开。会议由大澳村两委干部、祠堂乡老、神庙老人组代表参加。会议一致通过决议,动员死者家属退还部分赔偿款。

会议结束后,村委会举行捐款活动,大澳村第一书记郑臣如带头把1000元塞进了捐款箱。捐款所得6.5万元作为慰问金,由郑臣如带队上门慰问时交给了吕学勇。记者接触了部分村民,他们对捐款并无大的异议。

未完话题:尊重生命与真正和解

祠堂理事会和村委会的做法同样在网络引起了热议。很多人为他们的行为点赞,也有人质疑村委会介入是否合理,还有人认为吕学勇不该接受村民捐款。

自从拿了90万元赔款后,周家有了一些压力,网络舆论是一方面,他们被不停地做思想工作。死者的老伯称,村干部一天多次打他的电话,“都是劝说退钱。”

“大家心里都有一个衡量。”郑乌净认为,参照别的案例,90万元赔偿太高了。村委会也这样认为,才动员家属退还部分赔偿。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