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健康资讯 > 食药安全之窗 > 正文

江苏查获1.4万斤药死狗肉 毒肉链浮出水面

如今狗肉已经成为了餐桌上的美食,很多养狗之人常常丢失自己的爱狗,其实这都是被狗贩子抓走或者是毒死了。下面一起去看看江苏破获的重大药死狗案件。

日前,如皋市人民检察院对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的“11·11”特大制售有毒有害食品系列案提起公诉,39人被告上法庭,其中已有22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至8年不等的刑罚。据了解,这一系列案件的涉案有毒狗肉1万余斤、毒鸟11万余只,氰化物1000余斤,涉及江苏、安徽、上海、山东、天津等多个省份,大量有毒狗肉、鸟肉流向餐桌。

毒狗、毒鸟从哪里来?流向哪里?一个“提供毒药、实施毒狗、加工狗肉”的“毒肉链”浮出水面。

两个月就收了一万多斤毒狗肉

名叫“老甘”的老板是一家收购点的老板,当民警撬开仓库大门,发现里面储藏了大量冷冻狗肉。此时的老甘开始支支吾吾、答非所问。民警随即将他和张大爷带至派出所调查,同时对收购点布控守候。果不其然,当天抓住疑似毒狗的两名男子。

民警从他的收购点搜出一本塑料封面的蓝色小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记录着从2014年9月25日开始收购点的买卖情况。在收狗的账目中,一个“活”字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因为有的账目旁边标注“活”,而有的却没有,这之中是否有猫腻?

原来,老甘的收购点既收活狗,也收被药晕或药死的狗。对于活狗,他会在账本上特别标注“活”,剩下没有标注的就是死狗了。对半死不活的狗,先放血,再去内脏,这种狗的肉色发红,可以当新鲜狗肉卖掉;对已经药死的狗,肉色发紫。收购点宰杀的狗从不剥皮,直接处理好后就卖出去,如果没有人买,就直接放入冷库,等到秋冬时节再卖。

就这样,仅仅两个月,老甘就收买了1.4万多斤的药死狗肉,其中一半狗肉通过大巴托运等方式向朱纯祥、孙海林等5人出售,最终上了一些居民的餐桌,销售金额3.3万余元。

不光毒狗,还毒杀11万多只鸟

老甘收购毒狗肉的主要供货商是易熙。52岁的易熙是安徽人,数年前就到如皋下原镇做活猫生意,大家叫他“猫队长”。

活猫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猫队长”便动起了做狗生意的歪脑筋。他先从狗药贩子王进玉处买了9斤狗药,再转卖给曾向他打听狗药的老乡桂正和王吉,自己也留了一部分。

有着药猫经验的“猫队长”,对于如何药狗可谓轻车熟路,一旦发现路边有狗,就把毒饵扔给狗吃,吃三五分钟后,狗就会晕厥或者死掉。从2014年8月起的3个月间,“猫队长”将600多斤毒狗肉卖给了老甘。

屡屡得手的“猫队长”在老乡朋友圈里名气越来越大,只要有老乡向他打听购买狗药,他总热情提供推荐。这些老乡毒死的狗,老甘“照单全收”。

根据老甘的线索,民警还打掉了一个以章泉为首的毒鸟团伙。8名毒鸟人共毒杀鸟类11万余只,大部分毒鸟肉流向了上海、浙江、广东等地的餐馆。

狗肉鸟肉里均检出剧毒成分

办案过程中,公安机关查获大量弓弩、白色块状物、白色粉末以及狗肉、鸟肉等物,经鉴定:随机抽取的狗肉样本中含有氰化物和琥珀胆碱成分、鸟肉中含有呋喃丹成分。人一旦食用了有毒肉制品,会对健康产生危害。案发时,大量有毒肉制品流入市场,有些饭馆老板把毒肉买回去,端上食客的餐桌。

那么,毒药又是从何而来?毒狗人孙海林供述,氰化钠是从陈华处购得的。陈华落网后,交代出购买氰化物的上家马宏,最终公安机关在天津抓获马宏及其上家于强。于强交代,他在2011年至2013年间,在未取得买卖危险化学品的资格和条件的情况下,先后3次在山东临清从丁某处购得剧毒化学品氰化钠1100斤,并多次售卖从中牟利。为章泉提供呋喃丹毒鸟的张永农也被警方抓获。作为高毒农药,张永农竟可以轻易从网上买到。

至此,一伙集盗收、粗加工、卖毒肉为一体、涉及江苏、安徽、山东多地的犯罪链条被斩断。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