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家庭医生 > 心理诊室 > 正文

为什么我总是受欺负?

◆ 通讯员 涂凌智

倾诉者:小荣,女,27岁,公务员。

倾诉地点:绿野家园心理咨询中心

咨询热线:13973337707(涂)

悲惨的过往

我的童年是在被欺负中度过的。小学一年级时,我的同桌是一个很调皮的男生,经常来撕我的书,掀我的桌子,把水灌进我的书包。我曾和他打架,可是他揪散了我的辫子,还把我摁倒在地。我听到旁边的同学有的大笑,有的起哄,就是没有一个人帮我。我也曾向老师告状,老师批评了他,他就往我的凳子上放图钉,扎得我的屁股都出血了。从这以后我明白,越是反抗,欺负越厉害。慢慢的,我不敢和他打,也不敢和老师说了。

我也不敢和妈妈说,爸爸常年不在家,妈妈是家庭主妇,家里就我和妈妈在。妈妈的脾气很暴躁,如果她打麻将赢了钱,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如果她打麻将输了,就会骂我,甚至打我。她打麻将有很多忌讳,年幼的我是搞不懂的,经常因此惹火她。有一次,我有个字不会念,拿着书去问她,结果她放了一炮,当场就把书扔出好远,还骂:“问个死啊,没看到妈妈正忙着!”把输钱怪罪到我头上,这是妈妈欺负我的方式。

跟母亲相处久了,经验告诉我,她要的是一个不让她操心、烦心的女儿。如果我让妈妈操心、烦心,我就没有好结果。我变得很乖很乖,七岁就会自己泡方便面,不用妈妈回来做饭,她可以安心打牌。早上自己起床,出去买早餐,不用妈妈叫,因为妈妈打牌打得晚,她要睡到中午才起床。妈妈很喜欢我这点,她总对别人说:“我这个妹子就听话啊,不要我操一点心。”

没有人能保护我,原本活泼的我越来越内向,越来越软弱,没有一个朋友。渐渐的,我成了许多人共同欺负的对象。我们走读的小伙伴有五六个人,她们都欺负我一个,让我背书包,有时候还一起打我。有高年级的男生问我要钱买东西吃,我不给就打我……我对学校充满了恐惧,但没有办法,我不敢对妈妈说我不去上学。只能忍受,我感觉我的童年就是一段悲剧史,不想去回忆。

纠结的友谊

进入初中后,我进入了新班级,但让我恐惧的是,原来班上欺负过我的一个男生也和我同班。他取笑我,叫我难听的外号。我只能掉眼泪。好在我的新同桌是班长,一个很能干很泼辣的女生。她非常利索地“收拾”了那个男生,让他再也不敢说我什么了。

这无疑是一个信号,意味着我就置于她的保护之下了。她特别有权威,班主任老师也很放手,大事小事都是她说了算,她当了三年的班长,安排我做了她三年的同桌,于是,我非常平安的过了三年。宁静的环境,让我的成绩慢慢升到了班上前五名。

在她看来,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可是我心中并不这么觉得。她很强势,我们吃什么玩什么总是她说了算。而且她对我说话很随意,“你有病啊”,“你懂不懂啊”……这些口头禅深深刺伤我的心。我觉得她把我看成她的私有物,可以随意对待。她护着我,只是因为我是她的私有物。但我忍了下来,她毕竟是第一个当我是朋友的人,而我,尽管心中并不喜欢她,但还是得在班上有一个同盟。

好在高中我考上了重点中学,她没考上。到了高中,同学们心都在学习上,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这让我找回了自信。也让我更不愿与她联系,我害怕她那种特殊的欺负,慢慢地,我疏远了她,放弃了一段令我纠结的友谊。

讨厌的同事

这以后,我过得顺风顺水。那个懦弱的被人欺负的小女孩一去不返。大学毕业后,我顺利找到了一份工作。没想到,噩梦又重演了。

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女生。她总是把事情推给我做,最开始,我还没觉察到,愿意帮她,想着反正两人同一个办公室,就是要相互帮助。也许是我人太好了,反而让她肆无忌惮。“亲,帮我把那份材料送给某某,好吗?”“亲,帮我写写总结吧,你的文字能力比我强。”“亲,帮我做年度汇报材料的PPT,我最近实在搞不赢”……总之,她花样百出,不是拜托就是恳求。我也有从最开始的热心帮忙变得冷淡反感。我好讨厌她,但又不想和她撕破脸,便与她保持距离。但她仿佛没有察觉似的,即使我拒绝,她还是一个劲的撒娇纠缠,不达目的不罢休。

我痛苦至极,下定决心。我不想这么窝囊了,我痛恨她开心笑的样子,凭什么她可以过得这么轻松快乐?我要反击!

我用了手段,把她做好的一个方案给删除了,结果她没有及时上交。追究责任时,她哭哭啼啼和领导争论起来,结果,她调离了这个岗位。从头到尾,她都想不通,好好存着电脑里的文件怎么不见了。想到这,我也有些内疚,但是我不后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学会了保护自己。

为什么他也这样对我?

和大飞结婚,是觉得他人老实,脾气好。刚开始还好,可孩子出生后,我们产生了许多矛盾,总是在争吵。我觉得他不讲道理,特别蛮横。就拿昨天来说吧:我在网上看到有扫地的扫地机买,就好言好语地和他商量。就为了这1000多块钱的东西,他便不乐意了,说:“扫地有什么累的,你就是懒,扫地还能锻炼身体。”我反唇相讥:“扫地这么轻松,这么好,那以后你扫吧。”就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起来。吵到最后,他说:“我说不买就不买,这个家我说了算!”我气急了问:“凭什么呀?”“就凭我支撑了这个家!”当时我觉得挺好笑,难道我没上班,没赚钱,没出房子装修的钱,没出生活费?现在他居然大言不惭,说家是他在支撑。

别人欺负我就算了,连我最亲的人也这样,想想就心寒。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当时我就破口大骂:“你支撑啥了?有本事你养活我和孩子,别问我要装修费,别让我出生活费。你支撑?支撑你个头去吧……”

自己想想,幸亏我还上班呢,如果真不上班在家带孩子了,那还不被他踩在脚底下?我算是看清楚他了!

咨询师分析

小荣总纠结于一个问题:“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我”,委屈又愤怒,这样的心态,心理学上称为“受害者心理”。这种心理有三种表现: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你对我不好,我是受害者,我很痛苦;我不会指望你什么了,我一定不能让你欺负我。

她觉得受伤,心理伤害是发生在象征的层面的,看似伤人者主动、被伤害者被动,其实并不一定是这样。任何心理创伤,都必须有所谓受伤害者的“配合”,才能够完成。小荣总能找到别人对她的不好,解释为欺负,然后把自己变成受害者,令自己长期处于创伤性的状态中不能自拔。

这是一种消极的应对问题方式,其本质上是一种逃避心理。有了“受害者心理”,很容易通过不断肯定自己的无辜,把责任推卸给他人,而不去解决问题。

(作者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职业指导副教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