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健康资讯 > 今日看点 > 正文

戒毒康复:绝望过后,是希望

【编者按】

又到一年一度的6·26国际禁毒日。

“一日吸毒,终身戒毒”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每一个吸毒者头顶。为什么会吸毒?戒毒有哪些途径?戒毒为何这么难?坚持戒毒会收获哪些希望?作为一位普通市民,参与全民禁毒战争,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接受戒毒康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壮士断腕、彻底从歧路上回头的决心。”采访中,一位强制戒毒后已坚持3年不复吸的前吸毒人员的这句话,既是每一位身处歧途的吸毒者该坚信的,也是面对戒毒困难时,应该有的一种态度。

愿每一位歧路上的吸毒者,能够早日戒除毒瘾,奔向健康的人生之路。

· 记者探访省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

温情满满,助迷途女走上归途

6月25日,一场禁毒宣讲会在省白马垅强戒所举行。株洲日报记者 谭浩瀚 摄

株洲日报记者 胡文洁 通讯员 粟立伟 旷星星

高墙掩映、守卫森严的强制隔离戒毒所,里面是怎样一番景象?昨日,记者随该所相关负责人进入矫治区,实地探访所内1200余名女性学员的戒毒生活。

破茧成蝶之路,写就梦想的四种颜色

初入省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时,幽静整洁的道路,随处可见的绿草大树,自由嬉闹的飞鸟,宛如进入了一所大学校园。但矫治区内颜色各异的楼栋,让这一切有了完全不同的定义。

“矫治区把楼栋风格装饰成红色、橙色、蓝色和绿色,分别代表医疗戒护区、康复教育区、常规矫治区和回归适应区,学员在这些楼栋中先后进行急性身体脱瘾、康复训练、心理辅导及回归社会训练等。”工作人员介绍,由于所内学员全是女性,结合女性爱美的特点,特意设计了不同的楼栋色和相应颜色的学员服,“让不同的色彩,陪伴学员们成长。”

“强戒人员既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尤其是女性吸毒人员,她们大多是受人蛊惑走上吸毒之路的。”工作人员介绍,所内实行柔性治理,通过2年的强制隔离戒毒,不少学员将所内工作人员当成了亲人,出去后也经常联系。

进入矫治区时,记者正好碰到从安化包车赶来的前强戒人员金莎莎。

“出所1年后,我结婚了,现在怀孕5个月了,真的非常感谢强戒所。”她笑着介绍,自己这次回来,是以成功戒毒的嘉宾身份,应邀回‘娘家’现身说法的,“我想告诉所有在强戒的姐妹们,远离毒品后,生活真的多姿多彩。”

在模拟社区里“消费”,在模拟工厂中“赚工资”

强戒所内可否进行消费?当然可以,但仅限于在今年开始运营的“模拟社区”中使用“模拟币”消费。

所谓“模拟社区”,是指在所内完全模拟一个具备购物、娱乐、学习功能等的社区。学员进入社区后,可使用“模拟币”在电子阅览室、茶吧、KTV、书吧等地“消费”。

“学员能获得多少‘模拟币’,要看学员完成多少考核分。”工作人员介绍,是否完成学习任务、工作任务、服从管教、积极戒毒等都是考核标准之一。

学习活动日的白天和晚上,学员都可以到“模拟社区”中消费,当然,即使没有模拟币,学员也可以在活动室、艺术团以及每个大队的阅览室内锻炼、学习。

设立“模拟社区”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即将回归社会的学员早日融入社会。而为了帮助学员掌握一技之长,出所后迅速找到工作,近期,该所还成立了“模拟工厂”,学员们在里面工作,获取出所时可真正支取的“模拟工资”。

· 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专为戒毒人员举行征文比赛

“我希望,这是我人生尚有希望的证明”    

株洲日报记者 胡文洁通讯员 董小凤 马剑

是什么力量让吸毒成瘾者选择戒毒?在强制隔离戒毒过程中,他们感想如何?

“征文活动才开展几天,就收到了近百篇投稿。”6月24日,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期,该所针对所内强戒人员开展了戒毒动机征文活动,反响热烈。

拿着厚厚的一沓手写草稿,带着上述疑问,记者先期阅读了该所已征集上来的投稿作品,从中读到了一个个真实的戒毒故事。

不再当“不负责任的男人”

今年30岁的袁郎依然常常记起没吸毒前的日子:挽着妻子,带着女儿,去超市购物或在湘江风光带散步……

“那天,我和几个毒友一起在宾馆吸食毒品。”他写道,“突然电话响起,妻子打来电话说她骑电动车撞车了,叫我快过去。”袁郎当时嘴上应付着说马上会过去,心里却依然想着毒品,于是继续吸毒,并索性关了机。”

“我真不是男人啊。”袁郎告诉记者,直到第二天他回到家,才知道妻子被撞得腿部骨折,已住院治疗。面对岳母的质问,看着妻子的泪水,想到妻子对自己的不离不弃,那一刻,袁郎下定决心接受强制戒毒。

“强制戒毒”不等于“蹲监狱”

唐阳吸毒后性格越来越暴躁。终于,在一次聚会,他因一言不合将人打伤,被拘留20天,之后即被送往强戒所。

“我之前想进强戒所和蹲监狱一样,肯定没好果子吃。”唐阳写道,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同,“操场上嘹亮的口号声,队列整齐划一的步伐……休息时学员们的欢声笑语,这些都让我感到轻松,也看到了希望。”

在征文中,唐阳一次次地呼吁,“那些以为强戒所里没有希望的人完全错了,在这里,希望每天都有。现在,我已强制隔离戒毒近1年,偶尔,我会想出去后的生活。”

杨航已是第二次进入强戒所戒毒。他在征文中说,“吸毒者是绝望的。但我希望,这是我人生尚有希望的证明。”  

(文中戒毒人员均为化名)

· 温暖的家,等着他

为戒毒人员 解除后顾之忧

民禁毒宣传月,不少戒毒机构工作人员走上街头,呼吁市民不要歧视戒毒人员。 株洲日报记者 谭浩瀚 摄

株洲日报记者 胡文洁    通讯员 马剑 董小凤 

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如果没有家庭的支持、守望,戒毒成功率将大大降低。如何让他们有一个温暖的家庭?

6月全民禁毒宣传月,市司法局、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正联合开展调查摸排工作,对我市贫困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家庭进行走访调查,制定帮扶措施,“不让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因经济困难而生活失助、学习失教,不让他们家中的父母老无所依。”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茶陵县城关镇的李某吸毒后妻子和他离婚。进入市强戒所戒毒后,他8岁的女儿与他患绝症、残疾的老父母相依为命,家庭生活困难。6月18日,市强戒所副所长刘波走访了解到,因为部分村民以李某是吸毒人员为由反对为李某母亲办理低保后,迅速与当地司法所及社区取得联系,帮李某母亲准备资料、申请低保,并启动其他救助程序。

强戒人员从强戒所出来后,家人的监督与帮助才能真正确保他长期不复吸。“一般情况下,不少家庭对家中的吸毒人员是‘恨铁不成钢’,有些甚至是放任自流、不管不问。”市强戒所教育科董小凤介绍。

也有特例。茶陵县马江镇的肖某曾经是个焊工,手艺极好,“随便找个工厂上班,收入都不会低,可惜是染上了毒瘾。”他的岳母刘娭毑告诉记者,她相信肖某能戒除毒瘾,开启新生活,“我女儿也愿意等。”

“应该给强戒后回归社会的人员更多关爱,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地戒毒。”刘波介绍,本月底,市强戒所将为该所内部分家庭困难学员制定专门帮扶措施,进行1-3年的长期跟踪帮扶。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