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株洲健康网 > 性福大讲堂 > 性百科 > 正文

人类性文化史

人类性活动方式是反映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现象之一。人类性文化作为人类文化的组成部分既源于当时的生产力和生产力所决定的社会制度,也反过来影响着社会的稳定和进步。例如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部落的兴旺要求部落的人丁众多而且体格健壮。原始人经过漫长的时日,逐渐认识到血亲婚配使后代孱弱,而禁忌乱伦则可使子孙繁茂、身体强壮,并由此产生了乱伦禁忌。这种禁忌有利于社会的发展。又如阉人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统治者为了霸占大量的姬妾而又需要男人为内侍而将后者的生殖器阉割掉而形成的。这是人类社会的丑恶现象之一。而社会的丑恶现象和弊病终必教育人民清除或改革它们,这只是时间问题。下面逐一叙述构成人类性文化史的重大社会现象或观念。

人类进化中的重大“性”事人类是由猿进化而来的。人类也是动物界的成员,也保留着一些和其他动物相同或相似的方面。例如食和性,既是动物的本能需要,也是人的本能需要。可是,人类在几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在性问题上形成了许多不同于其他动物的特点,这不仅表现在心理因素、社会因素上,而且表现在生理因素上。

面对面性交手脚分工和直立行走,是占猿进化为人决定性的一步。这一变化引出了人类性交方式异于猿类及其他动物的重大变化。这主要是由动物交配的“后入位”演变为面对面地性交,即“前入位”。这种变化对提高人的性交质量,进一步区别于其他动物有十分重要的意义。①面对面地性交,可以在性交过程中观察到对方丰富的面部表情。这种视觉形象会进一步加强性刺激,使性交获得更满意的效果。②手脚的分工,使人类两性在性活动中出现了爱抚行为。它作为男女交流性感情的一种有效方式,同时作为性前嬉与性后技的一个主要内容而大大增强性交效果。③由于手脚的分工,女性能用手来反抗、抵御那些违背自己意愿的强迫性交,使性交便于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之上。④人类通过长期的面对面性交的实践,在人体正面大大地扩展了性敏感区,如口唇区、生殖器部位、女性的乳房等。特别是女性出现了高度发达的性刺激感受器官阴蒂,它是女性性唤起和达到性高潮的主要受刺激点。这些性敏感区(见女性性感区、男性性感区)对加强性刺激、激发性兴奋、增强性交效果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对女性来说更是如此。在人类的生物进化史上,面对面性交第一次提供了男女两性共同发起、推进和享受性生活的可能性。

发情期消失 人类性进化的第二个重大转折就是发情期的消失,这是人类的性生理和其他动物的又一根本区别。人以外的高等动物都有发情期,它发生于一年中的少数特定季节和时期,只有在这短暂的时期里才产生性欲,才能实现性交。人类发情期的消失可以使人类在全年的任何时候产生性欲。这不仅使女子扩大了受孕机会,从而使人口迅速繁衍,而且使面对面地性交方式得以巩同下来,成为人类的一种基本的性交模式,推动人类性生活向健康、正常和欢乐的方向发展。

人类的性活动由性心理支配,而绝不仅仅是生理的本能需要;人类的性活动范围很广,而决不仅仅是性交,这些更是动物所无法比拟的了。

性崇拜 人类诞生几百万年以来,绝大部分是在原始社会度过的。在这漫长的历史阶段中,性文化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狂热的性崇拜和日益严厉的性禁锢。

原始初民由于对自然规律的愚昧无知,往往将一些不能解释的自然现象如风、雨、雷、电以至土地、河流等归于神力,从而加以崇拜。同样,他们也不了解自身,特别是不能理解自身的性行为与生殖现象,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力使自己在性交过程中如此身心俱醉,也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魔力能使妇女怀孕,并使婴儿从母腹中钻出来,因此产生了一种神秘的、敬畏的心理。两性生殖器相互接触一性交一生殖是紧密联系的,可是原始初民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还不能把这三者联系在一起,而对三者都充满了神秘感。他们对生殖、性交存在神秘感,同时也由此对生殖器产生神秘感,这样,就出现了生殖崇拜、性交崇拜与生殖器崇拜,这三者构成了性崇拜的主要内容。

生殖器崇拜在中国多处发现数千年前人们加以供奉的男女生殖器象征物。公元前3~前2世纪古希腊人曾制作和供奉硕大的男性生殖器石雕。据考证,古代叙利亚妇女把木雕男性性器佩带在身上以为护身符。古犹太人立誓时一手向天,一手握性器以示庄重;他们素有割礼的习惯,往往将割礼同祭上帝的仪式一起举行,通常是在割礼之后将割下的包皮再用于祭上帝。古印度民间有祭祀加兰女神的习俗,祭祀时以一裸体女人作为代表,其性器接受祭祀人的瞻仰膜拜。叙利亚民间有“子宫节”,每逢节日,也举行类似的祭祀仪式。墨西哥民间常有农民以仿制性器形状的木杠插于田间,以此作为神物,祈求田地肥沃,庄稼茂盛。(见男性生殖器崇拜、女性生殖器崇拜)

图 古希腊人制作的男性生殖器石雕

性交崇拜 原始人相信性交具有很大的魔力,可以安慰或超渡亡灵。印第安人某部落处死一个外族俘虏之前,要派一个本族女子和他性交,认为这样才能使死者的灵魂不来报复。后来的某些宗教也继承了这种观念。例如有的佛教教派认为性交是最高精神境界,通过它才能不生不灭。在中国古代,人们常以性交图作为“护书”或“避火图”以辟邪,保佑家宅平安。世界上有不少原始民族都以性交作为舞蹈的主要内容,一以祭神,二以狂欢。日本直到近代所流行的狂欢节,就是性交崇拜的最好证明。日本丰后国日田郡夜明村,在每年8月15日的盂兰盆节上,全体男女举行拔河比赛,同时凡少女不论是谁都必须和男子性交,否则就会作为残废者对待,影响婚姻大事。伊予国上浮郡国渡村每年阴历二月初卯日举行新田八幡宫例祭。这天夜里全村妇女都要戴着白手帕,到郊外自由地与任何一个男子性交。古希腊人、罗马人都有类似的性风俗。

生殖崇拜 生殖崇拜即对妇女分娩的崇拜。原始人由于不懂得人类生殖的原因,见到从妇女腹中能生出一个新的生命,总认为其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同时由于当时社会生产力的极端低下,人就是生产力的全部,人口的多少、体质的强弱决定氏族或部落的兴衰,所以人们对妇女分娩十分重视。当有妇女分娩时都要举行隆重的祝祷仪式,要到野外去分娩,认为这可以使土地肥沃。如果妇女因分娩而死(这在原始社会是经常发生的),那么就要对死者举行英雄的葬礼。古代许多民族都有生殖之神,在古希腊和罗马是匹里亚柏斯,其神像的最大特点是阳物雄伟异常;中国古代的生殖之神则多为女性,如送子观音、送子娘娘等。古代许多民族还有许多供奉的生殖偶像,除了明显地表露出阴茎或阴户外,更强调和夸张有利于生殖的身体部位和体态,如肥厚的腹部与臀部(图2),或者表现怀孕和生殖时的体态。这种生殖偶像还常在古墓中发现,古人相信它们能辟邪并保佑后代兴旺。

图2伊拉克古代石雕女像

性禁忌在原始社会,除了性崇拜外,还有一种文化现象就是性禁忌。所谓性禁忌主要是指在某种情况下把性看成是“危险的”、“不洁的”事物而加以禁止,有时也因为其“神圣”而加以禁止。性禁忌和性崇拜有时似乎是矛盾的对立的两极,但是却是同出一源,即原始初民的愚昧无知,对于许多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他们贫弱的头脑无法解释,在不能解释的秘密中难免不藏着祸害,他们对此感到恐怖和无能为力,所以就产生种种禁忌。

在性禁忌中,主要是性交禁忌,它在许多不同的情况下发生。

和生产、宗教、作战有关的性交禁忌原始初民在进行大规模的渔、猎和作战活动过程中,往往禁绝一切性交活动,违者处死。这不仅由于性活动可能导致争夺异性的纷争而使集体行动瓦解,而且也认为会受到神灵的惩罚。例如在南部非洲的巴比第斯和巴唐嗄斯人中,猎手和水手在远征前一定要禁绝性交活动,否则就认为会导致打不到鱼和猎物。在柯琴斯,妇女在用酵母酿酒的过程中必须禁绝性交活动,否则认为酿出来的酒会变苦。印第安人在远征之前也必须戒除性交活动三天三夜,否则认为远征将以失败而告终。在刚果,祭司为廉洁正义而旅行时必须戒除性关系,否则就认为会遇上灾难。(见生产性禁忌)

乱伦禁忌从全世界来看,人类都经历过一个漫长的毫无限制的群婚杂交阶段。在这个阶段,母子、父女、兄弟姐妹都可以发生性交关系,这和动物无异。在动物中除了少数例外(如非洲狒狒、黑猩猩等),都无法分辨它们的血亲,所以也无法避免这种血亲杂交。可是人类在长期的血亲杂交过程中认识到这会使后代体质孱弱,不利于繁衍发展。例如,在100万年前,全世界人口总数约为50万,到公元前1万年,也就是新石器时代的前夕,世界人口约为300万,在近百万年间,人口才增长了5倍。可见在较长时期内人口增长率近乎零。原始初民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逐渐认识到这个问题而逐渐缩小了性交范围,严禁血亲杂交而实行族外婚。实际上,骨肉相奸即血亲杂交只存在于人类蒙昧时代的初期,到蒙昧时代中后期就普遍受到禁止,从而出现了乱伦禁忌。这种变化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也有极大的关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使群居杂处的原始群出现分裂,使血亲禁忌成为必然和可能。

古以色列人最先明文禁止乱伦,《旧约?利未记》第18章第6~13节说:“凡你们众人,不可与骨肉之亲亲近苟合。我是主,不可与母苟合,若苟合,便辱没了父母。”古希伯莱人虽然赞同“兄终弟及”式的婚姻,但却严禁血亲之间的乱伦。 《旧约?利未记》说:“你不能看你儿子的女儿或女儿的儿子的裸体”,“不能揭开一位妇女和她女儿的裸体,也不能要她儿子的女儿或女儿的女儿揭开裸体”。对于乱伦的惩罚是很重的,轻则鞭打,重则以乱石击死或活活烧死。乱伦禁忌在人类发展过程中意义十分重大,它极大地提高了人的先天素质,改变了两性关系,最终导致一夫一妻制的建立和社会的相对稳定。

经血禁忌 原始初民很害怕血,因为血总是和受伤、疾病、死亡联系在一起,所以认为血是危险的、神秘的和可怕的。人类防避危险的最简单的方法是和危险物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古代将来月经的女子视为不洁物而禁止接近。《旧约?利未记》第15章说:“妇人行经,当七日不洁。”第18章又说:“人若与行经的妇人交媾,妇人虽行经也顺从他,这二人必在死中灭绝。”非洲刚果加蓬的土著人规定月经女子脱离家族,隐居在别的小屋,不许见丈夫、父亲、伯叔父的面。布西曼人相信男子被来月经的女子看见,就会当场僵直,变为“说话的树木”。新爱尔兰人将行经女子放在狭小的笼中,吊在空中,即上不挨天、下不着地,以免将天地玷污了。

同样地出自对血的恐怖,也出现了处女禁忌及处女膜禁忌。如斯瓦希里人和摩洛哥人都相信女子初次性交处女膜破裂而流的血和精液混合,会变猛毒而遗害子孙。乌克兰人也以为男子与处女性交,会发狂而死。所以不少原始民族都想方设法在女子婚前破坏她的处女膜。有的民族的男子在结婚的次日将新妇的裤子交给梵僧,梵僧用优昙木接取,挂在树上,举行消祓式。初夜权的出现开始时并不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妻子的侮辱与玩弄,而是出自对新郎消灾免祸的一种措施。

婚姻制度历史的车轮进入了阶级社会即私有制社会,人类的两性关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女权社会变成了男权社会,女子从属于男子,群婚杂交为一夫一妻制所替代,性禁锢与性淫乱并存,人类历史上在性问题方面的最虚伪的时代开始了。

人类性交范围的逐渐缩小,就出现了婚姻制度。婚姻(实质上是男女的性关系)之所以成为一种制度,就是说明了男女的性关系要有一定的规范和约束。婚姻制度的建立是人类两性关系的一个历史性的巨大进步。从婚姻缔结的途径来看,人类的婚姻可分为掠夺婚、买卖婚、媒妁婚、自由婚等;从性交关系的范围来看,人类的婚姻可分为血缘制、普那鲁亚制、对偶制、专偶制等。专偶制即一夫一妻制,此外还有一夫多妻制、一妻多夫制等。

人类自进入私有制社会以后,一夫一妻制似乎就成为普遍的合法的婚姻形态,例如在古希腊、罗马是这么认为的,《圣经?新约》中也是这么规定的。但实际上并没有严格执行,即使是基督教,除僧侣及教会执事外,并没有明确地禁止一夫多妻。6世纪中叶,爱尔兰王狄阿麦特有两妃两妾,墨罗温王朝的诸王常有数妃,查理曼王拥有两妻多妾,往后厄斯的腓力、普鲁士的腓特烈威廉第二等,都依路德派僧侣的许可而重婚。路德从各方面以极大的宽容申说一夫多妻并不为上帝所禁止,即使像被认为是十分纯正的基督教徒亚伯拉罕,也有两个妻子。古代中国的帝王除“三宫六院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之外,还有众多后宫佳丽,更为欧洲一些君主望尘莫及。古籍记载,所罗门拥有王妃七百、妾三百。

这种情形也存在于民间。中国古人颇多纳妾,中式的纳妾在日本曾被视为一种法定制度。在《塔尔玛德法典》中也曾规定“贤者曾予以忠告,男子的妻不应超过四人”,可见当时许多男子的妻还不止四人。在中世纪,欧洲的犹太人曾实行一夫多妻,而有些犹太人迄今仍继续这种风习。在阿拉伯人中间,穆罕默德曾规定男子合法的妻子不得超过四人,如果蓄婢为妾,则可量力而行。一夫多妻也曾盛行于吠陀印度人和古代斯拉夫民族之间,在酋长和贵族中尤盛。

这种状况,在古代非洲更为流行。例如乌雅洛极无势力的酋长也有妻10~15人,否则就认为极不相称;穷汉娶妻三四人也并非少见。伯宁王的嫔妃数目有达3000人、4000人的说法。阿善提的法律则限制王妃之数为3333人。

一夫多妻制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在男权社会中男子统治、压迫、玩弄妇女的社会现象,由此男子可以更多地满足自身的性欲需求和多生育子女的需要。在古代社会中,有些人即使只有一个妻子,这种一夫一妻制也并不一定完善,因为正如恩格斯所说,这种一夫一妻制是以通奸和卖淫为补充的。

贞操观 在男权社会中,由于妻子是丈夫的私有财产,所以又产生了男子对女子贞操的要求,这是男子为了能把自己的财产传至确实是出自自己的血统的子女的需要。几千年来,贞操观对女子的压迫是十分惨烈的,它包括婚前贞操、婚后贞操、寡妇节操和妻妾殉葬制度等。(见贞操)

婚前贞操指女子在出嫁前必须是处女,否则就要受严酷的惩罚,例如马来群岛的琅波克人如果发现了未婚女子和男子发生了性关系,就把这对男女背靠背绑着投入有鳄鱼的河中。古代印度如发现少女在婚前怀孕,就要把她绞死,而且行刑者定为她的母亲。许多民族鉴别女子是否处女,都用检查处女膜的方法,当然现代科学证明了这是很不科学的。尼亚斯岛的土人如果发现女儿在结婚前处女膜已经破了,就要把她活埋,这样就使一些少女蒙受不白之冤而惨死。有些民族鉴别处女的方法是十分荒诞的,如匈牙利的齐格纳人中,新郎于新婚之夜令新娘赤脚踏上一块菩提树制的小圆板,他们相信失贞的女子如果踏上这块板就会马上发生灾难。近代不少欧洲人在新婚的第一次性交前和性交后的次日测量女子的颈围做比较,并认为如果这女子是处女,那么她次日的颈围必较前夜为粗。为了防止少女婚前失贞,有些民族还十分野蛮地用“阴唇闭锁法”摧残她们,即对8岁至12岁的少女用外科手术缝合她们的阴唇,这是十分残忍而使少女们痛苦的,如中非的尼格鲁人,苏丹和努比亚诸地居住的加拉族、索马里族,阿拉伯的某些民族和印度的某些土著民族等,都存在过这种风俗。

婚后贞操 指防止妻子和其他男子发生私通行为。世界上许多民族对失贞的妻子处罚都是十分残酷的。中国直到20世纪初还存在把婚后失贞的女子处以沉潭、活埋或以乱石砸死的野蛮做法。位于落基山脉东方的印第安人如果发现妻子不贞,则用刀削去其鼻,使其丑陋,以防止她以后的不贞。埃及也曾有与此相似的风俗。乌干达人视通奸罪比杀人罪更重。中世纪的西欧诸国有把被捉和他人私通的女子绑于高处,火烧其臀部的残忍行为;也有把这种女子赤裸着缚在马上游街示众的做法。据高尔基笔下记载,在俄罗斯农村,直到19世纪末还有这种做法。在欧洲中世纪,丈夫如出门远行,还有强迫妻子戴上铁制的贞操带的做法,据考证这是从十字军东侵时开始的。那时一个德国皇帝叫铁匠给皇后铆了这样一副贞操带,像一个铁框子锁在小腹部,以保证他在率领军队远征期间皇后保持贞操。在非洲的某些民族中还有“割礼”的做法,即将已婚女子的阴蒂等性敏感部位割掉,使她们不能感受性交的快感刺激,从而为丈夫守贞。

寡妇守节指丈夫死后,妻子不能再嫁,当然也不能和别的男子私通。这种状况在中国古代特别突出。从宋代到民国初期,无数女子从年轻时就守寡,一辈子受尽性的煎熬,青春虚度。在那些烈女祠、贞操牌坊下面,不知埋藏了多少女子的血和泪。在古代印度,妻子的首要任务是“取悦于夫”,如果丈夫逝世,妻子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寡妇不能睡床铺,需睡在地上,每天只能吃一餐,不能有肉、蜂蜜、酒和盐,不能穿红戴绿或化妆。

妻妾殉葬制 有些男子认为,自己死后妻妾为自己守节还不保险,于是强迫妻妾殉葬,希望自己在死后仍能奴役和享用她们。这种制度实在是最残忍、最野蛮、最灭绝人性的做法,在中国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前期十分盛行,有杀殉(杀死后陪葬)和生殉(活埋)两种。古时科曼德人,夫死则杀其妻。加利福尼亚的印第安人,妻要和夫的尸骸一同埋葬。日本古时也有不少妻殉丈夫的事,社会上作为荣誉加以表彰。印度直到现在还在少数地区存在丈夫死后妻子要跳人火堆与丈夫尸体共焚的惨事。

阉人古代的一些奴隶丰和君王、贵族,为了使自己的妻妾们对他保持贞节,不准她们和一般男子接触,但后宫又需要男子服役,所以就大量地使用阉人,即中国所称的太监。英文中的“太监”一词是由希腊语“守护床铺的人”而来的,由此也可知太监的作用。

关于太监起源的时代,无法准确确定,但据传是亚述的一位美丽贤妃所创,而东方则是在古代君主专制制度形成时期就开始了,这个时期大致都是在公元前8世纪左右。被称为历史学之父的希罗多德曾说过,在公元前6世纪时,波斯已有此风俗习惯,波斯人认为太监比一般人更值得信赖,同时对太监的忠诚大加赞扬。由于太监的广泛使用,需求量很大,古希腊人就诱骗或强迫一些长得清秀的男少年,将他们阉割后加以贩卖。根据希罗多德的说法,希腊人在小亚细亚的古都亚非沙斯,也就是圣经上所称的那披索及利吉亚的首都沙鲁德斯等地,将阉人高价卖给波斯人,所以沙鲁德斯以出产阉人而著名。在中国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对阉人都大量使用,从甲骨文考证,中国古代对阉人的使用在殷商时代已出现了。

阉割是十分残忍、危险和不人道的。古埃及的阉割手术都是由僧侣执行,阉割的死亡率达60%;但据传印度的阉割手术则较为进步,死亡率不高。古代使用阉人是为了对女性实行性压迫和性禁锢而以摧残一部分男性为手段,但是有时效果也适得其反,几乎在历代的皇宫之中,都有比平民百姓中严重得多的淫乱丑闻。例如在波斯,由太监监守的后宫,不仅重门紧锁,而且连面色白皙的太监都不准与后宫接触,能进入的只是那些特意挑选出来的又老又丑而又特别忠心的太监。但是,被监禁得比囚犯还严厉的妃妾们照样能把她们的情人藏在后宫,性活动更加大胆。妃妾们能从囚笼般的后宫逃出来的记载也不绝于史。从著名的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中,也可以曲折地看出阿拉伯各国的宫廷秽闻。在中国的史书上,对“宦寺宣淫”、“宦寺乱政”的记载也是很多的。

初夜权 古代对女子的性压迫和性剥削,还有所谓“初夜权”。这就是说,新娘的初婚第一夜必须由新郎之外的男子享用,她的处女的身体必须由其他男子来“开苞”。例如在欧洲中世纪,农民娶新娘,新娘在第一夜必须供领主享用。

从现代人的眼光看,这当然是一种莫大的侮辱,但在古代的相当长的时期内,人们却是自愿进行的。“初夜权”的原始执行者,有的是僧侣、祭司。如古代土耳其曾有一种觋觇巡游各地,并为已达婚期的处女“开苞”,使之成为真正的合格的妇女,因此到处大受欢迎。也有由酋长、君主、地主等人代行“初夜权”的。孟加拉的土著居民,处女只有在奉侍了兼为祭司的酋长之后,才有资格结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